近日,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航空航天部隊司令阿米爾-阿里·哈吉扎德表示,伊朗已研制出首枚高超音速彈道導彈,標志著伊朗在研發新一代導彈技術方面實現巨大突破。伊朗媒體稱,新研制的導彈飛行速度快,可突破所有導彈防御系統。伊朗彈道導彈技術快速發展,將大幅提升伊朗的地區威懾力,增加與美國博弈的籌碼。

經過20余年發展,伊朗導彈技術不斷實現突破。伊朗彈道導彈家族種類多樣,包含“流星”“泥石”“征服者”“霍拉姆沙赫爾”等系列。伊朗彈道導彈射程也在不斷增加,據報道,從伊朗西部發射的導彈,能覆蓋西亞、地中海東部和北非部分地區。

傳統上,伊朗在中東地區的戰略實力,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

一是伊朗國家實力相對較強。伊朗是中東地區的主要強國之一,擁有8000余萬人口,國土面積僅次于沙特阿拉伯。伊朗工業化水平較高,工業門類相對齊全。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之后,伊朗獨特的伊斯蘭共和國政治制度,被不少地區力量推崇。

二是伊朗擁有較多地區支持者。伊朗是阿拉伯世界核心力量之一,吸引了多個軍事團體,比如,黎巴嫩真主黨,伊拉克什葉派民兵團體“人民動員組織”,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哈馬斯)和也門“胡塞武裝”等。這些團體在伊朗協調下,能夠在巴以和談、敘利亞危機、也門沖突等地區熱點議題中發揮重要作用。另外,這些團體也是伊朗同以色列等中東國家博弈的重要助手。

隨著高超音速彈道導彈的成功研發,伊朗彈道導彈的威懾力大幅提升,地區影響力將進一步增強。哈吉扎德稱,伊朗高超音速彈道導彈能突破所有防御系統,“是跨時代的飛躍”。開發攔截這一武器的技術可能需要幾十年。

伊朗彈道導彈技術取得突破,將對國際和地區局勢產生一定影響。

一方面,美伊關系可能更趨復雜。一直以來,美國十分忌憚伊朗導彈技術。盡管伊朗并未公布高超音速導彈具體參數,但伊朗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都曾參加實戰。美國在中東的軍事基地和盟友,可能都在伊朗導彈射程范圍內。11月10日,伊朗總統萊希表示,美國對伊朗“極限施壓”的嘗試已經失敗。這意味著,未來美國試圖借核談判逼迫伊朗答應更多條件的做法將更加行不通。11月16日,美國宣布將實施新的與伊朗有關的制裁,美伊關系或再度緊張。

另一方面,沙特和以色列等國可能進一步提升武器裝備水平。長期以來,以色列和沙特通過自主研發和引入美國“愛國者”反導系統,不斷提升導彈攔截能力。隨著伊朗高超音速彈道導彈研發成功,以色列和沙特擔心其現有防空體系可能無法有效應對伊朗新型導彈。未來,兩國可能通過研發新的攔截系統或購入新型防空裝備來提升防空能力,或開啟中東地區新一輪軍備競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