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女孩文晴的前23年都在盲人群體中度過,直到2021年,她選擇了一條和其他盲生不同的道路——考取中國人民大學應用心理專業,成了這所學校第一位視障研究生?!苯?,《北京青年報》報道了一位視障學生“闖入”人大,進而在融入、適應高校環境的同時,促成高校積極變化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文晴為實現求學夢想經受了很多辛苦與不便,但也因此收獲了回報。這個故事讓人看到了一束黑暗中的光芒,而這也正是高校保障殘疾學生平等受教育的社會責任的體現。

在考入人大之前,文晴一直在盲校接受教育,盲校的教育體系獨立于普通教育體系。因此,當她進入人大校門后,首先要面對的就是與另一個體系的“摩擦”。

課堂上,幾乎所有老師都會使用投影儀輔助教學,因此,文晴每次上課都會留下些許難以跟上的“空白”。日常生活中的問題也不少,食堂人流涌動,她既不能分辨自助取餐區的菜品,也很難確定哪兒有空座。在宿舍里,文晴的三名室友雖然態度友善,但在發現雙方生活節奏截然不同時,直言自己“感受到了一些心理上的壓力”,這更讓文晴不知如何回復。

人大是文晴夢想中的地方,這些困難并不能阻止她努力求學。但是,她所經受的一切,也揭示出視障學生想要接受更好的教育有多難。類似問題不僅困擾著文晴,也困擾著每一個試圖掙脫身體條件的桎梏,勇敢追夢的殘疾人。對高等學府而言,能否創造條件,為殘障人營造更加友好、更加便利的無障礙學習環境,也是推進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的必然要求。

只要能夠帶來改變,“摩擦”并不可怕。令人欣慰的是,面對建校以來首位視障研究生,人大確實在一年多的時間里,作出了一些有助于殘障人士就學的改變。文晴報到前,學校在宿舍樓道準備了盲道貼紙,還在圖書館的公共閱讀區為她設置了專座。不過,直到文晴入學,校方才發現:視障人士在狹窄的樓道里并不需要盲道貼紙,在圖書館里更需要“聽書”而非“摸書”,因此,需要被安置在不會打擾其他同學的地方。有一次,文晴的班主任告訴她:“不要怕自己是在給別人添麻煩,學校有義務滿足學生合理的訴求?!贝撕?,文晴更主動地站出來爭取權益,雖然不是每條建議都能立刻被學校采納,但她還是得到了不少積極反饋。

此前,每當有殘障學生考入名校,公眾都會把他們的經歷當成“勵志故事”看待??陀^來說,他們考入名校確實不易,但是,社會與其為這份不易而感動,不如想方設法讓他們不用如此“勵志”也能實現夢想,使他們求學、求職、追求美好生活的道路更加平坦。

當前,殘疾人權益保護對教育事業來說仍然任重道遠,視障學生“闖入”名校,依然是新聞而非常態。但是,只要高校能擔起社會責任,設身處地為殘障學生考慮,在嘗試與實踐的過程中不斷進步,為他們打造出更理想的校園環境,像文晴一樣在普通高校學習的殘障學生一定會越來越多。隨著社會文明水平的提升,每個人都有權利平等享受發展帶來的成果,不該讓任何人僅僅因為身體障礙而“掉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