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時間以來,在美國極力鼓吹與中國經濟“脫鉤”的背景下,作為其盟友的日本似乎也在探討與中國“脫鉤”的可能性。對此,一些日本媒體擔心,若與中國“脫鉤”,日本損失巨大?!董h球時報》記者日前對話多位日本經濟學家、企業高管,他們認為“沒有中國的全球化不叫全球化”,“日中經濟全面‘脫鉤’代價極大,最終或將兩敗俱傷”,“日企要深耕中國市場,期待在中國取得進一步發展”,“正常經貿合作不應被當作‘一張政治牌’”,“日企不希望被‘政治利益’裹挾”。這些來自一線的聲音充分表明,日本與中國經濟“脫鉤”既不現實,更不可行。

“顯然對日本的傷害更大”

據日本《產經新聞》等媒體報道,本田公司今年8月啟動一項“絕密計劃”,旨在大規模重組供應鏈,以探索能否在盡量不使用中國零部件的前提下制造汽車和摩托車。日媒認為,本田并不是提倡現在就“去中國化”,而是想“直面中國風險”,在正常情況下制定一個應急的準備計劃。

據日方統計,自2007年開始,中國一直是日本最大貿易伙伴國。2021年中日貿易總額3714億美元,其中中國出口額1658億美元,進口額2056億美元。談到“與‘世界工廠’分離的代價”時,《日本經濟新聞》日前在頭版頭條刊文稱,“‘零中國’進口將導致日本年損失53萬億日元(約合2.6萬億元人民幣)”,而這相當于日本每年GDP的10%“憑空蒸發”。

還有日媒算細賬說,假設兩個月不從中國進口相關零部件,日本將無法生產家電、汽車和樹脂,也無法生產衣服和食品。如果日本“脫離”中國,日本產品的價格也會跟著上漲,如筆記本電腦的平均價格將上漲50%,智能手機的平均價格將上漲20%?!度毡窘洕侣劇氛J為,冷戰時期,東西方之間的供應鏈沒有聯系,因而日本“去蘇聯化”很容易,但現如今從原料進口到產品組裝,日本都與中國緊密相連。

本田的應對方式在日本企業界中具有一定代表性。多位不便具名的日企高管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日本計劃在《國家安全保障戰略》中寫入“經濟安?!备拍?,本質上是將安保范圍擴大,有意與美國保持步調一致,在經濟上牽制中國。他們認為,站在企業角度,不僅不希望與中國“脫鉤”,反而期待進一步加深與中國的經濟交往。日本國內所面臨的“少子、高齡化”等問題愈發嚴峻,若想實現經濟再次騰飛,借助中國力量是最可行的方案。但當日本國家政策將發生變化時,企業界也不能無視其中的潛在風險,因此多數企業一邊正常開展對華業務,一邊為可能出現的風險做準備,籌劃“B計劃”,力求“兩條腿走路”。

“日本為何要急于與中國‘脫鉤’?”東京大學社會科學研究所教授、中國經濟問題專家丸川知雄日前發表文章這樣責問。在紀念中日邦交正?;?0周年時,日方出版過四卷本《日中關系史(1970-2012)》,丸川是主要作者之一,“經濟卷”的終章——《中國的經濟大國化與日中關系》就是出自他的手筆。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這位知名的“中國通”詳細闡述了日本為什么不能與中國經濟“脫鉤”。在他看來,日中經濟關系廣泛且深入。2021年中國GDP總量約為日本的3.4倍,中國對外貿易額是日本的4倍。他認為,從這組簡單的數據便可看出,假設日中之間貿易中斷,或者日本企業暫停在中國的業務,當然會在一定程度上給中國造成損失,但顯然對日本的傷害更大。

丸川分析說:“和中國‘脫鉤’,日本的損失將體現在很多方面。首先,日本將失去很多種日常家用的重要來源。如電燈、手機、電視機、電冰箱、家具、服裝、玩具、口罩,還有蕎麥、蔬菜等食品。雖然在這些產品供應上,日本沒有百分之百依靠中國,但中國以外的來源要么供應量有限,要么成本昂貴。其次,日本將失去主要的出口目的國。日本向中國出口半導體材料、化學品等很多產品?!撱^’意味著日本要失去最主要的出口市場,而這個損失很難在其他市場彌補?!?/p>

丸川還強調:“有些人似乎并沒有意識到這些,記憶仍然停留在上個世紀,認為中國的經濟規模僅為日本的1/4或1/5?!?/p>

“沒有中國的全球化不叫全球化”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研究院教授、日本銀行北京事務所客座研究員西村友作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中國的優勢顯而易見,特別是中國擁有龐大的消費市場。日本正處于人口減少階段,國內市場逐漸縮小,因此日本企業務必高度重視擁有14億多人口的中國市場。從過去幾十年日本對華投資的情況看,日資企業的直接投資從過去把中國視為加工貿易基地的‘世界工廠型投資’正在轉向為消費基地的‘世界市場型投資’?!?/p>

2002年起在中國旅居、寫有《無現金國家——“中國新經濟”的光與影》等著作的西村認為,新興產業蓬勃發展是中國的另一大優勢。近年來,新能源汽車、5G等新興產業呈現出快速發展的態勢。無論是技術水平還是國內市場規模,這些新興領域已獲得全球領先地位,而這將是今后日資制造業企業的投資重點。西村表示,他不太清楚日本國內誰真的支持與中國經濟“脫鉤”,但他很清楚反對和中國“脫鉤”的聲音主要來自工商界。在銷售、生產以及供應鏈等各方面,日本經濟對中國的依賴程度很高,中日“脫鉤”必將給日本經濟帶來巨大損失。他認為,“中日經濟優勢互補,中國企業也離不開日本企業的技術和經驗。中日經濟的全面‘脫鉤’代價極大,最終或將導致兩敗俱傷?!?/p>

丸川知雄還表達了另一種擔憂——當日本企業因為擔心“馬上就要和中國脫鉤”,對在華開展業務猶豫不決時,有可能就把商業機會拱手讓給別國企業。記得2019年特朗普政府叫囂著要和中國“脫鉤”時,丸川曾表示,中美根本不可能“脫鉤”,美國打壓華為等中國企業的做法,會影響到包括日本在內的很多其他國家的企業,會打斷國際產業鏈,滋生“區塊經濟”,潛在危險性很大。他表示:“現在沒到必須放棄中國業務的地步,更沒有必要因為擔心‘脫鉤’而限制自身發展?!?/p>

眾所周知,美國政府曾要求日本等國采取措施,對中國實施半導體出口限制。日本政府相關人士曾表示,接到美方的提議后,日方也在討論可以跟進哪些限制措施。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11月初回應稱,美國脅迫盟友參與對華經濟遏制,對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穩定造成極大破壞,嚴重違反自由貿易規則,嚴重損害各國經濟發展和民生福祉,希望相關國家從本國長遠利益和國際社會根本利益出發,獨立自主作出正確判斷。

“日本不太愿意用‘經濟武器’對其他國家施加壓力?!蓖璐▽Α董h球時報》記者說,現在日本沒有理由主動和中國“脫鉤”。除了一些右翼分子之外,在日本主張與中國“脫鉤”的聲音很小,“如果說日本要和中國‘脫鉤’,那是在美國的壓力之下”。談到如何應對美國脅迫的問題,他解釋說,現在美國加強了對華為、中芯國際等中國企業的出口限制,范圍包括日本擅長的半導體加工設備。倘若日本不與美國保持“步調一致”,那么美國圍堵中國高科技的戰略將會遭到挫敗。他認為,到目前為止,日本與中國的商業“脫鉤”局限在極個別領域,例如向中國半導體生產商的設備出口等。

“中國人口約占世界總人口的18%,對外貿易總額約占全球的1/5,沒有中國的全球化不叫全球化,與中國‘脫鉤’完全是空談?!比毡緡H貿易促進協會業務部部長泉川友樹以個人身份表明這樣一種觀點。精通中文,曾為日本政要會見中方領導人做過翻譯的泉川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巨大的市場和優秀的高端人才是中國最具吸引力的地方,同時,中國擁有穩定可靠的政府及宏觀經濟政策致力于促進全球共同發展,在支持經濟全球化方面作出貢獻。

“中國古話說得好,‘疾風知勁草’”

“綜合來看,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完全替代中國?!比ㄟ€強調說,之所以在日本有人提出與中國“脫鉤”,是由于在一些西方媒體和政客的炒作下,少數人對中國存在誤解。事實上,日企并不希望與中國“脫鉤”。比如中國的華為公司2019年從日本制造商購買1.1萬億日元(當時約合人民幣713億元)的零部件,如果這部分被“脫鉤”,對日本公司而言無疑是巨大打擊。他認為,日企不希望被政治利益裹挾,被脅迫參與所謂的“經濟安?!?,也不想被卷入美日對華的“報復性經濟戰爭”。對日本而言,和中國商業“脫鉤”既不現實更不可行。

泉川表示,日本企業界普遍認為,所謂“經濟安?!钡姆秶徒缦藓磺?,這是最大的風險。重要的是要保證相關規則的制定和實際應用都能嚴格、透明,經濟安保相關法律不應被濫用,也不應被隨意解釋。

今年是中日邦交正?;?0周年,但日本企業界的慶祝氣氛并不算濃厚。參加了一些相關活動的丸川對《環球時報》記者說,由于疫情因素影響,兩國日常往來受限,加上一些日媒有意無意地增加日本老百姓對中國的警惕感,使得人心有所疏離。

盡管氛圍不比往昔,但一些日企的行動卻相當實在。佳能(中國)有限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小澤秀樹接受記者采訪時正值上海進博會期間,這是該公司連續第五年參加進博會。他表示,今年是佳能(中國)成立25周年,回首過去,25年來佳能在中國的快速發展離不開中國政府、合作伙伴以及消費者等群體的支持和關愛。

2005年,小澤從新加坡調至北京。在中國的外資企業中,連續17年擔任一家跨國公司的董事長,小澤是絕無僅有的一位。他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這是公司重視中國的象征和表現。佳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御手洗富士夫先生經常說,中國具有最大的可能性,中國今后肯定會有巨大的發展。小澤說:“中國市場是世界上發展速度最快、變化最快的市場,也是佳能最重要的市場之一。我們正處于一個充滿易變性、不確定性、復雜性和模糊性的時代,但中國有句古話說得好,‘疾風知勁草’,我們希望迎接挑戰,深耕中國市場,期待在中國取得進一步的發展和進步?!?/p>

全日空航空公司(ANA)高級執行董事、中國區總裁原雄三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今年是該公司進入中國市場35周年。中日之間的航線開通之初,大多數乘客都是日本人,截至10年前中國乘客的占比約為20%。但近10年來,隨著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中日之間的人員往來日益密切,中日游客的數量實現逆轉。在疫情之前,中國乘客的比重已超過60%。他一再強調,對于日本來說,中國是潛力巨大的市場,ANA對于中國市場的定位非常明確,那就是“極為重要的存在”。進一步擴大在中國的業務市場,是該公司未來發展愿景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采訪中,泉川還表示:“當前國際局勢和日本國內情況仍處于劇烈動蕩之中,日本政府需要一些時間思考如何與中國相處。在這種情況下,必須擴大互補性強的日中經濟合作,讓日本政府和日本社會認識到中國的重要性,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在任何時候,正常的經貿合作都不應被當作‘一張政治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