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0日上午10點,位于山東省濱州市濱城區大學城的“紅蜂驛站”熱鬧起來,外賣騎手們走進驛站,給充電寶充好電、水壺灌滿熱水,準備接單。這里是濱州市第一家新就業群體黨群服務站,這個驛站不僅讓“小哥”們有了遮風擋雨的“家”,還讓他們成為城市社會治理“合伙人”。開展諸如疫情防控、文明出行等志愿服務,小哥在各項志愿服務活動中均可獲得相應積分,累積到一定分數,可換取相應物資,同時作為評先樹優的重要參考。(見11月21日《工人日報》)

一到三餐高峰時段,外賣騎手就忙碌起來。在一些商圈、美食城周邊,外賣小哥扎堆等單、進出無序等現象存在已久,嚴重影響商業街管理秩序。如何扭轉這種情況?如何將難題化解?

濱城區市西街道黨工委舉行了多場聽證會,征集外賣小哥對驛站的服務配給需求,建起全市第一家新就業群體黨群服務站,為外賣小哥提供休息、飲水、熱餐、心理疏導等多項服務。借助這個服務驛站,外賣小哥參與基層治理的積極性也被激活了,甚至釋放出乘數效應。外賣小哥日日走街串巷,更容易了解社情民意,更容易發現問題,從而及時把有關情況反饋給街道。這一優勢資源一旦被激活,街道治理極有可能事半功倍。

街道與平臺企業負責人座談協商獲得支持,讓外賣小哥成為城市治理“合伙人”,他們以熟悉街道、回饋街道作為資源“入股”,獲得相應的“分紅”——這樣的操作,不僅給外賣小哥兼職“城市值班員”提供了動力和底氣,而且有利于實現街道治理、企業承擔社會責任、小哥實現自我價值等方面的多贏。

事實上,這類基層治理創新已不罕見。山東泰安打造“青年之家”,通過探索“社區+商圈+行業”模式,引導周邊社區、商圈與外賣站點開展活動聯辦、陣地聯用、人才聯育,讓外賣騎手擔任“流動網格員”“食品安全監督員”“義警巡查員”;江蘇南京鼓勵外賣騎手擔任監督食品安全的“食安衛士”、參與突發事件處置的“應急騎士”……人在“路”上跑、事在“路”中辦、難在“路”中解,街道治理融合小哥群體的貢獻,也讓小哥們更有獲得感和成就感。

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完善社會治理體系,健全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制度,提升社會治理效能”“暢通和規范群眾訴求表達、利益協調、權益保障通道”“建設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不難看出,小哥群體成社會治理“合伙人”,正是對這一要求的有益探索和實踐。期待更多外賣小哥、快遞小哥、出租車司機等能積極參與進來,也期待這一治理模式,能夠被更多地方借鑒推廣。